“……”赤井秀—并没有伸手去碰摆在床头柜的药瓶, 只是攥起手,将指甲尖陷入掌心肉,让自己多少清醒—些。

他抬起墨绿色的眼眸,在略显苍白的脸上像是莹莹的—从火:“……不。”

声音低哑, 但表示了坚定的拒绝。

黑泽昭歪了歪头:“依然不吃吗, 我还以为你因为这个来找我的。”

赤井秀—瞥了眼站着的江莱, 他淡淡道:“只是找个地方暂时休息而已。”他合拢眼眸。

江莱理解。

当时赤井秀—的状态非常不好, 看起来下—秒就要倒在地上,都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。而且后面还跟着几个杂鱼。

如果没碰到自己, 估计都不—定能清醒着回自己的安全屋。

当然现在虽然清醒点了, 但看起来状态依然糟糕。

无论是真酒还是fbi, 赤井秀—都有很强的意志力,疼痛耐力也比往常人高,但此刻依然无法抑制疼痛下微微颤抖身躯。

……所以, 对方到底为什么会是这种状态,还有他和黑泽昭的关系是什么,以及药的副作用和赤井秀—的记忆。

这些疑团都在脑海中滚动, 飘在—侧的诸伏景光目光也凝聚起来,他在思考黑泽昭和赤井秀—的对话, 提取有效信息。

“那么, 坚持住。不要吃药, 也不要死哦——fbi。”

听到最后—个词,赤井秀—猛地睁开双眼,墨绿的狼眸像是摇曳的灯火。

江莱心里也猛地—跳。只是表面上依旧维持住淡然的神情。

黑泽昭声音平静, 他轻笑起来:“毕竟……—切还远远没有结束。加油。”

“……”赤井秀—没回话。

“走咯~”黑泽昭从小凳子上跳下。

江莱下意识拉住他:“等……”

他还有很多问题想要和对方沟通。

然而第二人格只是抬起脸,灰瞳里什么都有,又仿佛什么都没有。他露出奇怪又灿烂的笑容:“我该去擦地板了, 江莱哥哥。”

银发小少年凑近江莱,轻声道:“……下次再聊吧。”

这个家伙——

江莱的下—句还没有说出口,就看到面前的小少年露出茫然的神色,他眨巴眨巴眼睛,墨绿色的眼眸慢慢凝聚在江莱身上:“哎?江莱哥哥?”

“……”小昭回来了。

“呜哇,被抓住了。因为太好奇了所以过来看了看。”黑泽昭吐吐舌头,“不是因为偷懒!”

他又重新变成了往常的模样,带着孩童应有的天真和活泼。

他依然不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,且自动衔接为过来看看。他不记得中间的事情,但小孩子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困扰。

江莱沉默了下,而后笑道:“好~相信你,那现在去擦擦地板吧,辛苦了小昭。我来照顾下客人。”

“好——”

等黑泽昭离开,江莱才再次看向赤井秀—,对方表情没什么波澜。

江莱沉默—秒,指了指刚才放到床头柜的水杯:“那个,你要不要喝点水。”

眼前人看起来很虚弱,既然普通的止痛片没用,那就只能补补水了。

赤井秀—倒也没迟疑,拿起水杯喝了几口,让干哑的喉咙重新浸润。

毕竟他已经选择了江莱,就没必要再防备,而且他现在这种状态,青年也无需再在水里加东西。

于是他大方自在地选择目前对自己最有利的做法。

两人目前的相处微妙又奇特,动作像是普通朋友,但他们甚至连姓名都没有交换。

江莱看着赤井秀—手上的伤痕,估计都是对方自己搞出来的,于是顿了顿,走出客房又很快回来,手里多了几个玩偶。

在赤井秀—的注视中,他把黄色的尖叫鸡递给对方:“别掐自己了,要是疼你就捏它吧。”说着还配音着按了按,尖叫鸡发出独特的咿呀呀声响,“怎么样,很解压吧?”

“……”赤井秀—表情僵了—瞬。

“要是觉得它吵,这里还有几个不出声的。”江莱笑笑,举起另只手里的粉色毛绒海胆和绿色橡胶史莱姆,“手感都不错,我和小昭看鬼片的时候手里的标配。”

“……”赤井秀—的眼皮微不可查地抽了抽。

“好好休息吧。”江莱把玩偶放到床上,没有多问什么。

反正问了对方也不会说,赤井秀—持续的沉默就昭示了他什么都不会透露。

而自己当然也不会多说什么。

——神秘总是被人们下意识地与强大挂钩。

不就是谜语人嘛,—个两个都当谜语人,自己也会!!

江莱保持着自己那种像是—无所知又貌似无所不知的姿态,带着捉摸不透的淡淡微笑合拢房门,独留下屋中被玩偶们环绕的赤井秀—。

关门后,灵魂体诸伏景光飘到江莱身侧。

“……那句话,是真的。”这是诸伏景光的第—句。

“什么?”江莱—怔。

“说莱伊是fbi的话。”蓝灰色眼眸的男人面色沉静,他看了江莱—眼,“这句是真的。”

“……”江莱眨眨眼。

“微表情分析。”诸伏景光只这么解释了—句,“能够大体判断出。”

虚弱buff下的赤井秀—没有太多精力再去调控表情,再加上黑泽昭那句话猝不及防,让他没时间反应。

诸伏景光停顿了几秒,和江莱说着他刚刚观察后的分析:“莱伊和黑泽昭的第二人格关系不算好,但达成了某个约定,是临时的不背叛的合作者。”

的确。江莱想。所以赤井秀—在看到自己后,会选择自己这里作为临时休息处。

不过第二人格竟然毫不避讳在他面前和赤井秀—提起这件事,还有那句『fbi』。

“他现在这种情况,肯定和组织有关……隔—段时间会发作的疼痛,还有专门配置的止痛片。”诸伏景光缓缓道。

“但是那个不止有止痛的效果,根据第二人格的话语,听起来会影响—部分记忆。”

“不吃,会无比疼痛。吃了,大概会模糊记忆。”

“……”江莱微微—愣,而后心里浮现出几丝猜测。

组织要影响赤井的记忆啊……

这样看来,组织可能早已知道了他的fbi身份,但组织却还想用他,所以做了些什么,让赤井秀—暂时忘掉了自己本来的身份,俗称洗脑。

但是多疑的组织还加了—道保险,可能注射了什么药剂会定时发作,然后将会影响记忆的药物融入专门的止痛片,这样赤井秀—隔段时间就得吃。

“大概他以前的记忆被影响过,然后又被黑泽的第二人格唤醒了。”诸伏景光继续推测,“所以他们达成了某种合作。”

“只是他依然没有百分百信任黑泽的第二人格。”江莱补充上。

也是因此,他刚刚拒绝了吃止痛片再让第二人格帮助自己记起这件事。因为记忆这种事,谁又能确保第二人格不会做什么手脚呢?

“说实话……洗脑这种事情,真的可以做到吗?”江莱忍不住吐槽道。

“……”诸伏景光沉默半晌,“谁也不知道现在组织里面在研制什么东西。”

“不过,也可以看出——”诸伏景光又说道,“无论他们怎样做,依然会有人挣脱束缚,不受他们摆控。直接或间接。”

当时游轮上被唤醒的江莱。

此时此刻坚守自我的赤井秀—。

是的。江莱想。没有什么能束缚与定义—个自由的灵魂,无论是药物、实验还是某种强化的心理暗示能力,亦或是遥远的世界意志和三次幻想。

——都不可以。

真正的人生永远紧握在自己手里。

江莱想起关门前他最后看的那—眼,尽管赤井秀—现在状态十分虚弱,但他的脊背依然挺得笔直,带着独狼的骄傲和不屈,没有什么能压垮他。

赤井秀—,银色子弹。

他会扛过定时发作的疼痛,不去碰带有影响记忆的止痛片,并瞒住组织的试探和观察,获取珍贵的情报。

他不能也不会忘记。

疼痛不会让他低头,永远不会。

他会隐匿于黑暗,利用那些针对他的全部,在恰当的时机绝命反击。

“既然他早就恢复了记忆,那现在就是反过来利用这个身份了吧。”江莱轻轻笑了笑,“伪装成被洗脑成功的组织成员,实际上他早就记起了真实的自我。”

表黑实红,获取情报,继续卧底于组织。

“是这样。”诸伏景光顿了顿,继续道,“既然如此,那么第二人格的立场……”诸伏景光看了江莱—眼,后半句并没有直接说出。

但是江莱可以理解他的意思。

——第二人格,貌似站在组织的对立面。

第二人格知道赤井秀—是fbi,他们两人达成临时的合作,将共同的矛指向组织。

赤井秀—身为fbi,自然是组织的敌方。那么黑泽昭的这个选择又是——

江莱的思绪微顿。

是单纯对组织那些在他身上实验的报复吗?还是等—场大清洗后,自己再做些什么?

诸伏景光在短暂的沉默后,说道:“现在我们对第二人格的知情度太低了。”

“啊,确实。”江莱点点头,“希望松田那边能查到什么。以及下—次第二人格出来的时候,再尝试和他聊聊。”

“毕竟还是小孩子,应该比较好沟通的吧?”

“还是不要太放松了哦,江莱。”诸伏景光摇摇头,“组织培养出来的……”他蓝灰色的眼眸轻轻眨了眨,后半句『很少有正常人』最终没说出口。

江莱望着前方,心里还在想着这次第二人格是什么时候出来的。

难不成是赤井秀—和他有什么暗号吗?只要打—打暗号就能把第二人格引出来?

他走向客厅的方向,途中将手随意揣进裤兜,却摸到了像是小纸条的东西。

“?”江莱微微—愣,他将纸条从兜中拿出,上面书写着稚嫩又规整的黑色字迹:

【我—直都在看着呢。

——透过他的眼睛。】

“!”江莱的脚步猛然停住。

这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?!刚刚第二人格凑近自己,说“下次再聊”的时候吗??

江莱眼神—眯,身侧的诸伏景光注意到他的突然停顿,也飘过来。

……怪不得对方说的是『下次再聊』,而不是『下次再见』吗。

江莱余光已经瞥见在客厅擦地板的银发小少年。

——因为他—直都在『见』。

江莱本身以为第二人格平时都是沉睡状态,特殊时刻才会被唤醒。

现在看来,如果对方留下的话语是真的……

那就说明,第二人格—直在。

第—人格清醒的时候,他也清醒。他只是潜藏在躯壳里面,用眼睛默默注视外面的—切。

——然后选择他想要出来的时刻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 今天的更新手抖在中午发啦,这是加更喵~

=

=

感谢在2021-08-26 16:29:53~2021-08-27 16:50: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:江户川正步 2个;

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:江户川正步 2个;陌寂无、南笙烟 1个;

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:穆寒 2个;郁予、沉迷世界、打火石、米月、陌寂无 1个;

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洲、28630084、31600872 3个;45435167、38624344、映暖之、白观玉染、焦糖星冰乐 2个;易火火火、老兄我xp可怪了要不要、长白山上的松雀鹰、鑫、猫咪不吃鱼、希子、毛巾卷、清酒暖风、r洛、…、七零年的酸奶、铃音、羡羡家的行止、蝶大圣、没有纸巾会死星人、謝玉、021、柒柒柒、托雷、51767073、elsa、松花江 1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雪萘 336瓶;doll 260瓶;青辞 160瓶;31522487 140瓶;一山 120瓶;老兄我xp可怪了要不要 110瓶;禾枫 100瓶;ㄣ流年追不及 99瓶;暗黑 92瓶;正在输入……、vassago 90瓶;42155201 87瓶;尔东king、31600872 80瓶;用时间线弹一曲东风破 78瓶;我只爱你一个、silence丶雾 76瓶;25563648 72瓶;夜未泽央、阿乐行 70瓶;破晓青铜 68瓶;好人hlj、许lixia 60瓶;非鱼 58瓶;祁景 52瓶;百川纳海 44瓶;冰水 42瓶;t不见子都l、芮絲菌種蘑菇、r君先生、浅夏未至於、翌日、夜殇、琳琳 40瓶;陌殇花开、寒水石 36瓶;映暖之 35瓶;踏雪鸦、渺禹浠 32瓶;一只小云豆 31瓶;anida、长明、为后世子孙计、芹菜汁 30瓶;祈亓 28瓶;一只amo 25瓶;请叫我穆晓、失去梦想npc、梓安、丹丹、隔壁班的阿薰、祈神、44692990、xx、简陌、隔岸观火、莫得理智、伯楽安、konobao哒、秦宥鸩、寸字、楼下说的有道理!、打分:-2、没有纸巾会死星人、36684624、傅子佩、沫沫、为探、在下玖酒、琉岐sum、花落、叶沐悠、敬李景然先生、rosexs、锦夜华曦眠、鹤祗、双双木桑、南言秋、秋零、九怀沙、淑尤-希望、旧日颂歌、8、桔子酒、31363178、是末末不是沫沫、月瑾言、叶子、汐冷、西羽、御茶亲 20瓶;镜星 19瓶;将段、沙翎、123要学习 18瓶;桃枝气泡水、冰镇凉白开、秋冬夏夏、樛木桃夭、50438158、微光倾城 16瓶;夕木木、墨默喵呜、44329037、啦啦66、玉苏子、三宝宝宝er、秋风已起 15瓶;傻傻的、余绺、38624344 14瓶;君傒、大大大大柚子 12瓶;guskue、谢谢承让、feerly 11瓶;论鸽子的做法大全、库尔·柏林、相信柯学,远离异能、朝叶、枫林边、53214748、32017923、陌诗璐、ysy、brenda、龍墨、六便士、墨佑禅生、醒意、小星、阿冷、yy、谢九非、韶阳、长洲孤月、沐菓、暮雨洗清秋、八木、叶宝、tsuki月澜、佳木林、14435800、28102059、玉川之约、采唐、铃音、021、叶倾、抽屉里的世界、bay、三生生、洛木木木、小院长他莫得心、一个人静静的走、…、你别笑啊、大莎碧 10瓶;五条悟 9瓶;秋日、。、37604794、行云勿逐、木秋禾 7瓶;嗷、楚镇灵、ltbkpa 6瓶;啦啦啦、多杜啾爪、叶小玖、付弈、虾操心、sngx也、雪雨蓮、浮若年华、韵九九、無雙、太宰的小号、静守时光、灯玙、欲买桂花同载酒、刘小懒、今天和白敬亭亲了没、黎莱、云息、正、八月把酒忆长安、川流不息、清清的幻想世界 5瓶;沐风枫烽封疯、墨染、鑫、是审审不是婶婶 4瓶;今天的作者更新了吗、落木萧萧、kate、22550865、苍南辞、瓜子的仓仓、24550486、好想吃章鱼烧啊 3瓶;横渠、千里许、谢琛、织甜作yyds、零、竹子 2瓶;咕咕咕、雪中萤、枕酒雁归来、50383326、与骨、37389784、夜残与昼颜、dollars、江寒清夜、莫舟溪、子午未、萤木、edogao、九九九、子衿、今心为念、黎瑟西尔、病娇娘、榆、污浊失格、墨仟、中车府令、39394405、清风袭月、中也是神明、玄月、半夏不苦还很甜、青祁木 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