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蚕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平康坊 > 第四十一章 牛头马面
  桌凳落灰,床褥生霉。小小厢房,充斥着压抑过久的逼仄。

  九儿感觉两眼发黑,四壁皆向着鼻尖排山倒海而来。

  一阵恶心至极,不堪忍耐。

  门是外锁的,窗棂钉上木楔。后庭不留人,全数去了前堂凑热闹。

  因而眼下境地,除非有钥匙,否则里外进出,尽是天方夜谭。

  良久,似是习惯了潮气霉味,又或是心切母亲、顾伯与陆卿,她只觉太阳穴微微发胀,胃中倒是缓了片刻的翻江倒海。

  然而,泪是不住流的,自进门起,便从未停下。但九儿并不自知,任凭水珠子连串滑落,领角泛湿。

  继而她脑中不断回想方才一息一瞬,竟无哭喊,反始饮泣吞声,至多也只会呜咽几句。

  ……

  正是难捱的当儿,门外一声怪腔打破后庭的沉寂:“果真是落地凤凰不如鸡,堂堂长安花魁唐九儿,如今也有了跪地求人的时候。属实稀罕。”

  九儿听得仔细,分明了是艳儿的痛诬丑诋。未理会门外人丝毫,九儿寻了处干静的床角坐下,仍是没歇地顾虑周遭。

  艳儿自讨没趣,更是气急败坏。龌龊言语尽数喷出口中,同九儿的思绪一样,没个断绝。

  忽的,门外喊声息了,转而一句嗲气:“爷怎得来了这地方?”

  只听一声清脆掌音,换来了长时间的静。艳儿被慕棠扇了耳光也不敢说上半句,憋足了情绪却不敢掉一滴泪。

  一阵金器翻倒,门锁坠地。九儿抬眼,正撞上慕棠垂涎的目光。

  “唐姑娘受苦了。”慕棠先是一拜,随即身体迫近九儿所在,伸手直向她的面颊。

  九儿本能闪躲,倏然起身旁撤。本欲借机出了门,却不想艳儿跟进,死死堵住了唯一的路。

  慕棠扑了空,直接双手撑床,结结实实地面向褥上霉斑撞去。

  继而只见他上身猛挺爬起,模样滑稽不堪。

  慕棠嘴上不停啐着口水,大抵是真的吃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;转眼又拼命揉搓手心,好似其上裹了千层秽物。

  “姑娘莫躲了,眼下唯有爷能救你。唐秋顾旌已下了大狱,难以翻身。姑娘身份特殊,脱不了干系是真,可偏偏是小爷我保得住你。”慕棠对掌轻抚,言罢还得意地咂咂嘴。

  眼前之人的丑恶嘴脸,简直比屋中气味更令人作呕。九儿眉梢斜挑,轻蔑状:“不知廉耻。”

  慕棠闻后竟未动丝毫肝火,一脸鄙陋笑相,又是冲着九儿走来。

  九儿步步后撤门前,却被艳儿堵住。余光之下,是艳儿的裂眦嚼齿。九儿无法靠近那里,只能一退再退,转眼略过门口,向着另一侧的墙面贴近。

  正当慕棠走至艳儿面前,欲继续前行,忽然迎来艳儿的一个趔趄,正准扑向慕棠肩侧。二人双双倒地,抬眼,正见云衣放下双臂,迈越门槛冲九儿走去。

  慕棠挣扎起身,但艳儿却宛若柳枝缠于其上,她宁愿躺在地上沾灰尘,也不肯撒手。

  云衣见状,拉起九儿向门外走去,临行前不忘回头说上一句:“慕大公子还是同你怀中这位姑娘般配些,莫要蹦了高去找自己这辈子都不配拥有的。公子当仔细些,毋跌下,当心碎了你这一身软骨。”

  云衣九儿相伴而行。留下地上二人,只听身后慕棠暴躁喊着:“给爷起来啊!”

  ……

  顾伯的马车尚停于门前,盛棋派了人,驭架送二位姑娘回平康坊。

  九儿本想在车舆之内便问个究竟,却终是被云衣安抚下来。

  有些话,还是没了旁人说,方是妥帖了些。

  行至露华楼,小吏停好车架,栓过马儿,拜别。

  待云衣说予一切,九儿早已梨花带雨,抽噎不成声。

  即便未能亲耳听到假母说起此事,但经此堂前对质,云衣在种种过往里,自能猜出大概。

  劝说不住,原打算告知九儿——假母患病一事,眼下云衣却只好保持缄默。

  良久,九儿才停了哭声,却仍是泪流不止。

  “母亲为何要替下那莫须有的罪过,明明……”

  “明明什么?”云衣追问,堂前众人皆是言及此处便被假母的认罪话语打断,没人知道后续究竟为何。

  九儿此前从不愿提到此事,假母陆卿也都是避讳。而眼下,却是如此坦荡地说了当晚所有,包括阿平事后的回禀。

  “阿平……堂上并没有他啊,家里也不见踪影。如此时刻偏偏跑了出去!若他当时也在堂上分辨一二……”

  云衣急切,但她并未想到——假母偏执于保全九儿的名节,刻板守旧令其固执地选择宁可一死,也不会说出那腌臜之事半分。

  如此结局,未能虑及,却也早该料到。

  二人守在院中,迟迟不见阿平归来,却等到了陆家小厮的通传——陆卿出了京兆府,便被闻讯赶来的陆家人接走。且他受困多时,恐有疲惫。陆夫人不愿其再颠簸至于平康坊,于是便知会小厮前来相告。

  九儿自是能理解,只是言语小厮几句嘱咐的话,便允了他离开。

  另一旁,云衣开始百般劝说九儿——近几日收拾了衣物,同她在慈安寺暂住片刻。

  “我还是要等一等阿平的。顾伯待我不薄,阿平宛若亲弟,万不能在此时弃他于不顾。”

  拗不过九儿的坚持,可云衣又担心其安危,慕棠说不准仍会纠缠,而那钱姑想来也不会就此消停。

  她只好先回了寺中,编了句谎,搪塞过陈嬷嬷的关切,拾掇些穿用,决意陪同九儿守于露华楼,寸步不离。

  ……

  胜业坊,慕府。

  艳儿被慕棠扯着头发拉入西院,一把甩进房中锁起来,任凭其哭嚎,慕棠再是不理会,转头去了慕夫人处。

  进门,只见一瘦削身形跪于前室,而慕夫人想来还尚在后房歇息。

  慕棠走近瞧了去,冷言哼笑:“有难才能想起——这慕府还有一落西院!平日里不是同那庶子亲切极了?怎不见你此刻去找了他?”

  那人六神无主之际听闻话音,抬头望向慕棠,满眼惊恐,面如土色。

  是阿平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